您的位置  首頁 > 近日要聞 >> 正文
人民幣穩定更在于基本面
[來源:第一財經日報 | 作者:周艾琳 | 日期:2019-05-23 23:59:47 | 瀏覽次]

 gY9流通經濟網

逆周期調節因子發揮作用
 
 
 
 
人民幣穩定更在于基本面
 
 
 
5.23 人民幣穩定更在于基本面.jpg
 
在央行持續進行逆周期調節,以及外匯主管部門高層喊話之后,人民幣匯率有所企穩。
 
5月20日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官方收盤價報6.9141,較上一交易日微跌3點,離岸人民幣對美元截稿時交投于6.94附近。
 
“根據模型測算,今天逆周期因子繼續發揮作用,而且幅度超出了模型測算的幅度,約達200~300點,短期維穩的信號作用強烈。”某外資行外匯策略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。交易員也普遍對記者反映,短期美國經濟數據仍較好、美元拋售的催化劑缺失;6~8月將迎來境外上市的中國企業派息高峰,可能提前賣出人民幣而買入外匯做準備。鑒于中期壓力仍存,預計央行的逆周期調節措施將繼續發揮作用。
 
民生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解運亮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央行強調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。“我們認為,這表明央行不會采取大幅貶值的方法來對沖外部影響。同時,若短期內人民幣貶值壓力持續加大,不排除央行會采取再次上調遠期售匯風險準備金率等措施來穩匯率。”
 
不過,對于人民幣匯率短期較大波動,事實上,早前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也曾表示,不必過度關注“7”這一點位,6.9和7.1并沒有實質區別。
 
人民幣匯率穩在6.9
 
5月20日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早盤上漲,一度收復6.9關口,開盤報6.8975;離岸人民幣一度升破6.93。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調貶129點報6.8988,上一交易日中間價報6.8859。
 
午盤后,人民幣對美元小幅走弱,在岸、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再度回到6.91、6.94的水平,與上周五的點位基本持平。其中,截至16:30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官方收盤價報6.9141,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盤價下跌3點,較上一交易日夜盤收盤價漲47點。
 
上述交易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“由于逆周期因子調節幅度大于預期,市場明顯感受到央行釋放的信號,今天交易仍然算是平穩。”據悉,5月14日,逆周期因子的調節幅度也較大,達到近400點。
 
上周五(5月17日),某外資行外匯交易主管對記者提及,當日明顯發現有中資大行開始釋放美元流動性(拋美元)來維持人民幣穩定。不過,一年來,央行基本退出了常態化干預。5月20日,上述干預跡象并不明顯。
 
值得注意的是,衡量離岸人民幣流動性的關鍵指標——離岸人民幣香港銀行同業拆息周一顯示:主要期限利率全線上行;其中隔夜漲7個基點至2.18117%,創5月14日以來新高。一周期HIBOR亦漲24個基點至2.81012%,一年期HIBOR升11個基點至3.68833%,脫離一周低點。
 
過往,央行曾通過收緊流動性來打擊空頭借人民幣來做空的成本,但當前HIBOR點位較之當時雙位數的水平仍相差很遠,近一年來,央行并不愿過度干預離岸市場流動性。
 
除了逆周期因子,5月15日,離岸央票也繼去年11月和今年2月之后第三度發行。當日午間,央行公告稱,在香港成功發行了兩期人民幣央行票據,其中3個月期和1年期各100億元,中標利率分別為3.00%和3.10%。這既是維持央票發行的連續性,也釋放一種穩定信號。不乏機構預計,不排除下一季度繼續發行新一期央票的可能性。
 
余永定此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則表示,其實對于“7”這一關口,無需過度關注,6.9和7.1并無實質差別。鑒于中國經濟具備韌性、政策工具充分,只要央行繼續保持跨境資金流動管理(不應過快開放資本賬戶),并不用擔心人民幣會過度貶值。
 
逆周期調節措施料持續
 
就短期而言,人民幣仍暫時承壓,機構也認為,逆周期調節措施將持續。
 
  5月19日晚,央行副行長、國家外匯局局長潘功勝表示,完全有基礎、有信心、有能力保持外匯市場穩定運行,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。
 
潘功勝稱,我國經濟金融的穩健運行,為外匯市場和人民幣匯率保持合理穩定提供了有力的基本面支撐。今年以來,我國外匯市場運行平穩,境外資本流入增多,外匯儲備穩中有升,外匯市場預期總體穩定。他還特別提到,“(央行)近年來在應對外匯市場波動方面,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,根據形勢變化將采取必要的逆周期調節措施,加強宏觀審慎管理。打擊外匯市場的違法違規行為,維護外匯市場的良性秩序。”
 
交銀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健對記者表示,外部不確定性的負面情緒有所消化,多空雙方對未來匯率走勢預期分化,預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望基本穩定。
 
 
就企業層面而言,考慮到外匯風險,繼續進行“鎖匯”的企業增加。“對于那些有美元等外幣收入的企業客戶,目前還沒鎖定的回款都會準備通過外匯遠期來鎖定風險,但目前一年期遠期的價格仍維持在6.92左右(即企業在鎖定外匯風險后,一年后1美元將可換回6.92元人民幣),對企業來說,這一位置可能仍然偏低。”某股份行對公客戶經理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。不過他也提及,多數公司的財務總監都會選擇部分鎖匯,而且比起外匯期權,更傾向于做風險更低的外匯遠期。
 
美元居高難下但見頂趨勢不變
 
  當前,人民幣面臨的風險主要在于美元上漲以及自身的拋售壓力。就美元而言,其實主流機構普遍認為其見頂的趨勢明顯,但由于避險情緒強烈、歐洲經濟不振,因此美元淪為“矮子里的將軍”。不過,美元的持續強勢并不利于美國企業的利潤。
 
劉健對記者稱,本周四(5月23日)前后,美聯儲將公布5月政策會議紀要,歐洲議會選舉正式拉開序幕,美元指數可能繼續小幅升值,關注前期高點98.3的位置。
 
黃俊認為,從技術走勢看,美元對非美元貨幣的見頂趨勢較為明顯,但由于不確定性的存在,加之在美聯儲轉為鴿派的同時,全球多數央行都同步轉鴿,因此美元缺乏走弱的催化劑。
 
當前,不可忽視的一點在于,機構認為各界似乎略微高估了美國經濟和股市的韌性,強美元并非利多因素。渣打全球宏觀策略主管羅伯遜對記者稱,可能由于凈出口占經濟增長的比例相對較小,美國看似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經濟體,但構成美國股票市場的公司有50%以上的收入來自國外,所以股市非常“開放”。“盡管美國經濟仍然較為強勁,擴張周期也沒有這么快結束,但隨著美元同比上漲大約7%,標普500指數公司面臨的收入風險也在攀升。”羅伯遜表示。
 
盡管各界認為中國依賴對美國企業的出口,但事實上美國企業對中國的收入敞口更大。此前MSCI就撰文提及,“MSCI美國指數成份股5.1%的收入來自中國,而MSCI中國指數成份股僅有2.8%的收入來自美國。”
 
 
       (原標題:逆周期調節因子發揮作用 人民幣穩定更在于基本面




責任編輯:gaoyong